《星期專訪》台南市長賴清德︰這個國家 好像沒有人在解決問題   鄒景雯/專訪

台南市長賴清德最近被天下雜誌的縣市長滿意度調查評選為全國第一名首長,他在受訪時指出,中央如果有心,要通過法律是沒有問題的,馬總統如果有看到地方的問題,財劃法與公債法豈可不過?馬英九好像忘了他現在是總統。這個國家好像沒有人看見問題,也沒有人在解決問題。

面對這一波國際局勢、台灣困局,賴清德強調,中央應該帶領地方一起來做,不是反把地方綁手綁腳,要求藍營的地方政府要「勤王」,要求綠營的地方首長要「惦惦」,再繼續這樣綁在一起,台灣就倒了。

記者問:台南縣市升格至今,經營市政的最大困境是什麼?

賴清德:縣市升格應該要有一個程序,我們是在九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升格,當初是因為台南市長與台南縣長以及當時地方普遍都認為,如果一旦合併升格,每年可以增加二百億的經費,所以大家卯足勁要申請成為直轄市。

但是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因為台北縣原本要選舉,蘇貞昌準備要挑戰周錫瑋,馬英九擔心失去版圖,因此讓台北縣升格,此舉與馬英九在競選時提出的三都十五縣完全不同,理論上他應該是要讓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構成三都,如今讓台北縣升格,在這個政治局勢之下,不讓台南縣市合併升格也沒有道理。

台南合併升格 中央補助反減

但是既然要讓人申請升格,中央對相關法律包括財劃法、公債法應該要先過,大家才有辦法斟酌,然而並非如此,當時台南縣市舉債都已經到頂,沒辦法再做下去了,於是大家以為根據現行財劃法、公債法,台南在合併後可以多舉債一千億,可是後來沒有,沒有之後變成我們去年合併升格後的第一年,來自中央的錢(統籌分配稅款、一般補助款、計畫型補助)反而比前年少了四十億,今年又比去年少了二、三十億,明年的統籌分配稅款和一般補助款已經決定了,我們又少了三億,計畫型補助會少多少不知道,對我們來講,這是非常辛苦的。

相關立法延宕 馬卻像局外人

中央在升格之前沒辦法通過法律,至少在九十九年底要上路了,應該要過,結果也沒有,到現在已經延宕多久?這個問題非常弔詭,我在行政院提案,吳敦義、陳冲兩任院長都認為要通過,可是他們把責任推給立法院,馬總統到南部來,我跟他建議過幾次,我說要盡速通過,他說:「唉!這個立法院」,口氣好像局外人,他好像忘了他現在是總統、執政黨的黨主席。王金平院長下來,我也拜託他,王金平也說:「這個很困難」。所以我覺得,這個國家好像沒有人看見問題,也沒有人在解決問題。

我很高興蘇貞昌就任黨主席第一次召集地方政府從政首長開記者會,談的議題就是公債法與財劃法,他當過地方首長、行政院長,知道地方的困境。

問:有關財劃法與公債法的版本眾多,你的主張又是如何?

賴:我們主張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修正草案第十一條第二項第二款第四目及同條第六項、第十二條第一項第六款,將地方政府應負擔老年農民福利津貼、農民健康保險費及國民年金保險費補助款均比照勞健保納入中央負擔範圍。

至於公債法,建議維持行政院版,即以當年度歲出預算二五○%為債限比率,因五都各自債限比率即可舉借數明確,故此版本五都均認屬可行。(因應五都改制升格後,行政院在上屆立法院送出公債法修正草案,提高地方政府的舉債上限。將直轄市、縣市及鄉鎮市債務餘額限制,改為當年度歲出的二五○%、七○%及二十五%。)

而財政部近日擬以GNP平均數之六.三%做為債限,還沒和地方政府溝通協商,不但延誤時程增加行政資源的浪費,想要再達成共識恐怕難上加難,實在是不需要換個部長就換版本。

台北看天下 中央不知地方苦

問:做為五都首長,如何看待中央與地方目前的關係?

賴:就地方政府的角度而言,中央在許多方面該解決的沒有解決,但是他們的施政,往往是「從台北看天下」。中央自我感覺良好,不知道地方的困難。我舉個例子,中央這一年來,通過了要課徵空地稅,我們台南根本課不到空地稅,很容易就可以規避,另外要課奢侈稅,我們能課的也很少,這些不僅課不到,反而讓整個市場產生懷疑,不敢移轉,連帶也影響我們的稅收。公務人員調薪三%,加薪不只是現職者,退休撫卹都算,也讓台南市一年增加十億的支出。另外,土地徵收以市價計算,也非常離譜。我們台南這個地方,公定地價加四成往往比市價來得高,我在行政院會至少發言五次,反對這個做法,但他們就是要通過,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困擾。這個政策,讓市民產生混淆,接下來我們要辦理鐵路地下化,或是砲校遷到關廟,必須徵收土地,居民就以為市價較高,其實沒有。於是我們必須想辦法去解釋,要透過地價評議委員會通過若干程序,讓市價與公告地價能夠平衡,所以我說中央這一年通過了許多沒有效果的法律,對地方的要求則充耳不聞。

財劃法公債法 有心早就過了

我認為,中央如果有心,要通過法律是沒有問題的,美牛都可以過,證所稅也可以過,總統如果有看到地方的問題,財劃法與公債法豈可不過?如果針對財劃法與公債法,地方之間有不同的看法,差異也絕對沒有前述的那些法律來得大,所以他就是不處理,中央想集權、集錢,對他的統治較方便,基本癥結在此。

以目前台灣的情形,中央沒有能力,也沒有對策,面對國際這一波局勢,中央應該要帶領地方一起來做,而不是他一個人做,然後要地方全部站一邊。

問:那麼請你從台南看天下,你又看到了什麼?

賴:這段時間,我滿憂心台灣的。歐債的危機非常嚴重,連帶影響美國,美國本身房貸危機沒有真正解除,歐債危機再來。歐巴馬的選舉,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不振,以及工作創造不足。我看到CNN節錄羅姆尼的競選談話很有意思,他說:「歐巴馬承諾要拯救世界、拯救地球,我要承諾的是解決你及你家裡的問題,你家裡的問題就是工作。」我覺得這滿實際的。

另外,我們也看到日本一些大企業倒了,情況不好,台灣也不例外,包括外商來台投資,我們的出口,甚至景氣燈號已連續亮出九個藍燈,青年所得退到十七年前,台灣預期會很嚴重。但是,總統到底在做什麼事情?

我在電視上看到總統說:「台灣現在不僅落後韓國,而且還落後很多。」總統講這種話,好像事不關己,接下去他又講:「所以我們要讓台灣在八年內加入TPP。」這實在是…。選舉的時候創造一個大中國的夢,說加入ECFA,台灣股市可以上兩萬點,可以達到六三三,現在又在第二任的第一年,對台灣發生的各種情況視而無睹,竟然還在講TPP,而且是八年後。他再三年恐怕都沒辦法加入,加入了也沒辦法解決台灣的問題。

ECFA衝擊 現在正要開始

我認為ECFA真正的衝擊應該才要開始,中國在下階段要讓自己的產業進一步提升,更加獨立自主,意味著台灣的半成品恐怕就不為中國所需。克魯曼就說,CEPA並未讓香港的企業家由中國回到香港這件事發生,交通的可近性是決定因素,不是關稅,稅目取消後,會讓中國的產品回銷。我曾到官田工業區拜訪一家廠商,他與日本合作罐頭,我問他是否贊成ECFA?我以為他會贊成,結果他反對,理由是他的行業門檻很低,中國要做沒有問題,我反問他可以賣到中國去啊,他說無法競爭,目前之所以能生存,是靠稅金保護,中國傾銷過來不划算,一旦關稅取消,中國產品到台灣,他們可能就要收起來了。

這是兩三年前的事了,我一直把這席話放在心裡,但是我沒有看到這個國家有任何一個人針對這個問題在解決。這也是我所強調的,中央面對這一波國際局勢、台灣困局,應該帶領地方一起來做,不是反把地方綁手綁腳,要求藍營的地方政府要「勤王」,要求綠營的地方首長要「惦惦」,然後以關陳水扁來穩定他的基本盤,沒有看到台灣發生了危機,這些是其錯誤政策造成,再繼續這樣綁在一起,台灣就倒了,這時機,稍縱即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肚臍眼 的頭像
肚臍眼

肚臍的眼睛

肚臍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